关于《往世书》是HE还是BE……

看到有小伙伴留言说设定很虐???

我很方……

如果这个都觉得虐,后面部分可怎么办(((

别在追问《往世书》是HE还是BE了

真的……


我是一个觉得正剧甜的人_(:зゝ∠)_

但你问我《往世书》是啥?

我真的很复杂,说不出来


全告诉你们:)

靖苏的爱情是一对一的

至始至终

他们很早就在一起了

真正意义的在一起

也不存在不爱了

也不存在爱上别人了


景琰68岁离世

梅长苏比他晚两年

大梁朝局固若金汤


靖苏CP一往情深

光明正大的在一起

没有偷情

没有任何不适的强制play

就是一往情深的在一起


即便如此,这个故事还是刀

查看全文

往世书01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设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林殊在去梅岭之前向景琰告白,景琰只当他是小孩子在胡闹,并未放在心上,开玩笑说等他从梅林回来便会给他答复。不曾想一切变化得太过突然。

景琰回城闻讯噩耗,断然无法相信赤焰军谋逆一事,坚持不断彻查真相,从未放弃。

在反反复复寻找“蛛丝马迹”的同时,也不断回忆起和小殊在一起时的画面,慢慢理解了当时的那段感情究竟是什么。后知后觉的情感,让他承受着无能为力的孤独和酸楚。

林殊获救后更名为梅长苏,这边在蔺晨的帮助下,逐步查明往事真相,下定决心翻案。

筹划“翻案”之路的同时,蔺晨也常常“多事”,告诉他一些萧景琰的近况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蔺晨一时兴起随手写了信告诉景琰林殊没死……从此一边做起梅长苏的“最佳损友”,一边背着梅长苏偷偷做起景琰“很不走心”的笔友。

梅长苏来到金陵时,景琰已是花了足足十年的时间来加深他对小殊的感情,小殊却是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来淡化自己对景琰的感情。

所以梅长苏就是小殊景琰一开始就是是知道的,他在等他来:)

我就不废话了,下面正文: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1

正午时分烈日当空。一个红袍少年骑马带队,行军在前。

在他身旁一个约莫十五岁的白衣少年,不住地问。

“景琰,看见了没有?”

“你也忒着急了,小殊,我们才刚找了半个时辰。倘若都向你这般心急,我们可就真要放火烧山了。” 

少年林殊神情急促。

“我们已经和民间那群少年猎手比了五年,每次都是他们把围猎大赛的荣誉赢了去,怎能不急?”他一双大眼灵动,盯着面前这个人,侧目嬉笑。

“景琰,你不急?”

 

“那也得慢慢来。”

 

景琰怎会不急?方才在城门口林殊被人羞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。

围猎大赛是大梁君民同乐的传统节目,每到这个时刻,金陵城内所有的少年勇士都会跃跃欲试,梦想着在御前一战成名。

林殊前些日子率赤羽,袭北燕,杀敌三千而还。回到金陵,陛下圣心大喜,封他为赤羽少帅,领兵三万。十四岁的少年就拥有这样的成就,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但有时荣誉难免会令他树大招风,遭人妒羡。

 出发前,景琰正与林殊整理行装,忽地围上来一群人。看装束是一同参与这次围猎大赛的民间组选手。

 

 “什么金陵才子,文武双德,我看弱得很嘛!”为首的一个少年,满脸暴戾神色。

 

“大哥这话你可说错了,人家可是军功赫赫,年纪轻轻就当了少帅。咱们兄弟哪儿有这福分呀!”

 

这种酸话林殊平日也不是没有听过,不予理会。

 

见林殊沉默不语,黑衣少年更是畅快得意,嘴角狞笑:“我看少帅之称是浪得虚名吧?没了手下人帮忙,咱们这位英雄连我们这些山间猎户都比不上!”

 

景琰心中大为不快,正想上前训斥这群无知又无理的家伙,却被林殊拉住。

 

林殊自然知道这是对方故意拿话激他,但心中仍是一阵刺痛。围猎大赛每次都是民间选手取胜,他心中早有不服,但这口气他要靠事实争回来。他挺身上前语气正式:“之前围猎大赛,诸位是赢家。对我林殊领兵出战之能有所怀疑也是正常,这次比赛我定会拿出十二分精神,再与各位一分高下如何?”

 

黑衣少年原以为林殊会搬出自己的战功来压人,自己还能借机再反讽林殊几句。但见他就输赢的事情回答得如此坦荡,反而觉得没趣,只道一句:“好啊,那我们等着看!”众人便散了。

 

景琰转头望去,林殊依然满脸神采飞扬,神情自若地继续整理行囊。

但眉宇间却多了几分必胜的信念,景琰一看便知林殊这次是认真了。

 

“景琰,这次围猎我们一定得赢!”

“好!”

 

>> 

“我就觉得这皇家的围猎法子不好,驱赶动物到平原,我们这么多人浩浩荡荡,动物早已惊着了。”林殊用剑在地上比划着九安山的地形情况。

 

景琰点点头,思忖道:“这九安山从先帝建国时开始,便是固定的打猎场所,想必动物也是有灵性的。年年如此,恐怕动物便不会来此平原地带了。”

 

听景琰这么一说,林殊对自己的判断再无怀疑,“走!景琰我们上山!”

 

他们从西面直上九鞍山,约莫半个时辰,凭借二人的脚力,到了半山腰。但是附近极目望去,仍然未见走兽。难道判断错误?犹豫之时,树林中突然蹿出一个黑影。

 

“小殊!当心!”景琰惊呼。

 

>> 

 “陛下!大事不好!”高湛公公踉踉跄跄地跑到御前。

 

“混账干什么干什么,慌慌张张的!”皇帝陛下正在营帐内接待随行将首们,看来者是高湛,眼色示意他上前说话。

 

 “陛下,”高公公凑上前低声说,“九安山出了事了,死了十几个护山的精锐士兵呀!”

 

“你说什么!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

>> 

“大虫!”

 

话音未落,那畜生已将林殊扑倒,景琰赶忙拔出腰间长剑胡乱砍去。老虎吃痛转身便给了景琰一爪,将他胸甲撕得稀烂。

 

“景琰!”,没了阻力林殊立刻翻身跃起。

“我没事!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老虎!”

这老虎的确大得很,身体约莫有三米长,当属虎中王者。景琰随祁王练武,身手极为矫健,也颇有些经验。他退后 一步半窜着身躯,目不转睛。那老虎更是口中发出嘶嘶的怒声,一米长的尾巴不耐烦的左右扫着。这是危险的信号,他知自己若是此时表现出意思怯懦之意,那野兽便会立刻扑上来。

 

林殊担心景琰,抢先一步出手,那大虫似是察觉了什么,回身将他顶出去几米。林殊被这大力的震击,剧痛攻心无法动弹。抬眼看去,那老虎正盯着他逐渐靠近。

 

景琰一心急将手中的剑掷了出去,砸中老虎的躯干,果然奏效,老虎又回身向他奔去。不及景琰反应,老虎“哐哧”一口 咬住景琰的肩膀将其扑倒,整个过程快如闪电。

手上没有武器 景琰只能徒手死死撑住虎头,令其不能更加靠近自己。

万幸这畜生没有再攻击小殊。

景琰心想。

人的力气本就无法与野兽相比,更何况还是这么大的家伙。

老虎如钩的猎爪死死按住景琰的双肩,但他知道哪怕肩上再疼也不能松手。

 

远处林殊下意识转渐清醒,见景琰危机,起身跃了几米,从后方双臂环住老虎的脖子,奋力向后拉。那老虎与景琰做困兽之斗,早已消去了大半力气。现又加上林殊奋力与之相搏,终于将它勒个半死。

 

“景琰,快!趁现在!”

感觉身上虎爪的力度减弱,景琰腾出双手抓出身后的短刀。

果断直插入老虎的心脏。

 

>> 

“今晚回不去了。”

他们寻得一清泉,林殊命令景琰躺在水边,自己小心翼翼地解开他的衣襟检查伤势。

有些血迹已经风干,布料黏在他肩上。

林殊用手托了泉水灌在伤口上,化开血渍。直到确认衣料已与他的伤口没有任何粘连,才小心地褪去他的上衣,露出半个肩膀。

景琰闭着眼头向另一边侧去,露出长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。他原以为触碰伤口定会有些疼痛,没想到却是这般舒服。莫非这夜间山泉冰冷,有镇痛的效果?

“你方才那么护我?,有没有想过那老虎再偏一点,咬上你的脖颈动脉,你的命……今天可就要交代啦?”林殊突然发问,打断了景琰的思绪。

“实不相瞒,你若是遇不测,我这日子也必然黯淡无趣了。”

林殊听后痴痴地看着景琰,这些年来自己四处征战,也有受伤遇险惊心动魄之事。但不知为何,那些都远远不及景琰对 他这意外涉险真情来的珍贵。听到景琰此言竟然也这般在意自己,满脸藏不住的愉悦。

 “你放心!无论何时,我定不会丢下你一人!就连有朝一日我林殊要赴黄泉,我也会拉上你,到时候你可别逃!”

“你啊,危机一过又开始没个正经了!”景琰无奈微笑。“我见那边似乎有些止血的草药……”

说着景琰指着不远处,想翻身起来。他自幼跟随母亲,耳濡目染认得一些草药。却被林殊按回原位,“你别动,我去。”

 

“这药怎么用?”

 

“嚼碎了……”景琰伸手想拉他。“哎!你别!”

 

“呸!”林殊嘴一咧,一口吐了出来,“这药怎么这么苦啊!”林殊天不怕地不怕,却最怕苦,景琰是知道的。

 

方才他想阻拦,晚了一步。

 

“把这药给我吧。”景琰伸手想为他解围。

“那可不行,你那么护我,这苦味理应是我来为你受着。”

林殊信誓旦旦地说。

 

>> 

围猎第一名的奖品是一把朱红色长弓。

景琰不要,小殊却恼了,吵着非要两人轮换着使用才行。

 

擦拭之后景琰如视珍宝小心翼翼将它收回原处。

林殊是从何时开始喜欢自己的?

无法考据,无法细察

 

而这把红弓在自己身边,今日已刚刚好是第十个年头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S:416的晚上,宾馆里大半夜我表脸地拉着小林林讲【往世书】这个脑洞,林林小天使鼓励我写出来QAQ

这篇正文之前放过,现在是修正版删了一大推废话,时间线调成两条,视角会调成2-3个,今天是景琰视角:)

查看全文
 
© Ksama-X | Powered by LOFTER